闽越花雕股价泡沫破裂 大股东财务造假为圈钱

作者:admin发布时间: 2021-11-24浏览次数:

  三问:每次提出再融资申请时,总是凭空捏造巨额利润,大股东财务造假是否为“圈钱”

  10月29日,闽越花雕发布公告称,根据证监会规定,公司对违规行为进行改正,并对2001年度、2002年度的财务数据进行追溯调整。调整后的2002年度和2003年度将连续两年亏损,公司将被*ST。

  就在此前的五个交易日中,闽越花雕还拉出过三个涨停。追溯调整的消息一经公布,该股在停牌一小时后,跳空大幅低开,以接近跌停的价格2.93元开盘,之后便触及2.91元的跌停价位。尽管盘中几经反复,但最终收于2.97元,跌幅8.05%,换手率达到22.23%。加上前一日的冲高回落,两根大黑棒宣告了闽越花雕最后疯狂的终结。

  此前的10月12日,闽越花雕收到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书,对公司处以40万元罚款;公司总裁陈克根、前任董事长陈克恩被证监会认定为市场禁入者。

  事实上,闽越花雕的沦落是一个必然,尽管公司从1998年就开始了一系列重组。但神龙集团控制闽越花雕的几年中,根本没有对公司进行过实质性的重组,而是不断通过变卖资产、虚构利润来粉饰报表,从而图谋在二级市场上进行再融资的“圈钱”行为。

  从2001年底至今,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闽越花雕董事长和总裁走马灯似地换了五批,副总裁也是换得面目全非,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两个重要岗位还一度空缺,变动如此频繁的管理团队又怎能保证公司正常经营和长远发展呢?公司治理结构如此混乱的背后隐藏着怎样的阴谋呢?

  2001年12月,陈克恩当选为闽越花雕第六届董事会董事长,任期至2004年12月;但是只隔了半年,董事长就变更为唐华,原来的6名董事也进行了大幅度调整;2003年4月,陈克根取代唐华继任董事长一职;4个月后,陈克根辞职,董事会选举任自瑜任董事长;2004年1月,董事长变更为纪金华。

  平均每半年换一任董事长和总裁,闽越花雕恐怕创了上市公司高管频繁变更的记录。而其高管层同样很不稳定,仔细阅读历史公告发现,从2001年12月至今,闽越花雕的高管层也是连续变换,几乎到了眼花缭乱的地步。这不能不让人怀疑,大股东是否有诚意经营公司。

  伴随着管理层的动荡不安,闽越花雕的股权也在今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9月24日,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委托福建省海峡拍卖行有限公司、福建中文拍卖有限公司公开拍卖上海福建神龙企业集团有限公司(陈克恩持股75%,陈克根持股25%)持有的闽越花雕2149.2万股(占总股本的12.39%)股权。

  最终,公司的股权被麻城市昌达纺织品有限公司以1569万元的价格拍得,折合每股0.73元,而闽越花雕最新每股净资产为1.024元。表面上看,股权转让将使闽越花雕的大股东发生变化,似乎使公司重组有了一丝转机。但随后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不得不使人对当初的乐观判断产生了怀疑。

  股权拍卖结束后,虽然拣了个便宜,但昌达纺织似乎并不领情。有媒体报道说,从福建省海峡拍卖行了解到,股权拍卖缴款期已过,但昌达纺织除了当初交了100万元保证金外,没有再支付一分钱,因此法院没法出具股权变更的裁定书。

  事实上,昌达纺织与神龙集团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神龙集团在湖北武汉有一个管理总部,下辖湖北麻棉纺织(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湖北神龙投资实业有限公司、麻城市神龙纺织实业有限公司,其中湖北棉麻纺织(集团)的董事长就是陈克根,而神龙纺织是闽越花雕的第二大股东,持有8.8%的股份。

  在此次股权拍卖之前,公司第二大股东上海浩然投资有限公司已将所持全部股权(占公司总股本的8.8%)转让给麻城神龙纺织实业有限公司。由此,公司前二大股东均来自湖北麻城。鉴于麻城神龙是神龙集团的关联方,因而有理由怀疑麻城昌达与其的关系也非同一般。所以,在此次股权拍卖之后,闽越花雕很可能依然在神龙集团的掌控之中,只是形式上是“从左手换到了右手”。

  与一般财务造假的公司相比,闽越花雕虚增利润有一个鲜明的特点,即利用关联方莫须有的设备租赁,虚构租赁收入,参与造假的关联公司多达15家。而闽越花雕不惜铤而走险做靓报表,与其再融资的渴求密切相关。

  2001年8月3日开始,闽越花雕通过虚构租赁设备的事实,通过本公司以及子公司上海福联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和福建省中威纺织工业有限公司先后三次与优星纺织(福建)有限公司发生租赁关系,将设备租给后者,并虚构出三笔租赁收入共计达到2388万元,税前租赁利润为1551万元。

  但事实是,优星纺织在2001、2002年度未发生设备转让业务,也未向外租用过机器设备,闽越花雕、上海福联国贸及中威纺织也没有向优星纺织开具收入发票,未取得租赁收入,因此上述三项租赁收入均为虚构。

  不仅如此,已经停产的公司在闽越花雕“运作”下也可以贡献租赁收入。相关报告显示,闽越花雕还通过这种方式,在2002年间虚增了大量收入。

  闽越花雕不惜铤而走险做靓报表,与其再融资的渴求是密切相关的。2001年3月,闽越花雕董事会通过增发不超过4000万股A股的议案,拟募集资金5.6亿元,2001年5月获股东大会通过,但最终没能成行。2002年4月,闽越花雕董事会再提融资,形式由增发变成了配股,向全体股东每10股配3股,但方案依然夭折。2003年4月,董事会延长配股议案有效期企图再次闯关,不过这次不仅没能如愿配股,还等来了证监会的立案稽查。

  事实上,从2001年开始,闽越花雕的资金链就开始紧绷,这从公司一系列法律诉讼集中爆发于2001年和2002年就可以看出。而且那段时间,公司的对外担保也急剧增加。截至2004年6月30日,闽越花雕对外担保余额为40721.36万元,其中违规担保36681万元,对外担保余额占公司净资产的比例达到229.37%,而且绝大部分已逾期。(钱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