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艾氏雕像惹争议 美正失去社会粘合剂

作者:admin发布时间: 2021-11-25浏览次数:

  最近,美国发生了一次极具历史意义的争论。国际知名建筑师弗兰克盖里应邀设计在首都华盛顿的艾森豪威尔纪念公园。他提出了耳目一新的方案:公园的核心是艾森豪威尔的雕像,但雕像是一个光着脚农村的孩子,面对着一有八层楼之高的金属壁画。这壁画上展现了埃森豪威尔一生的业绩。这个光脚孩子望着自己未来一生的业绩,眼中充满惊异。

  弗兰克盖里说,这一构思是从艾森豪威尔本人那里来的。艾森豪威尔是在堪萨斯的艾柏林市长大的农村孩子。他衣锦还乡时对父老们说:“让我一生最为自豪的就是我来自艾柏林!”

  然而,艾森豪威尔的后人立即表示反对。他的儿子、特别是孙女们纷纷致信给设计委员会,其核心观点是:盖里把艾森豪威尔的形象表现得过于低微,没有突出他一生的伟大业绩。

  这场关于艾氏雕像的争议,反映着美国深刻文化和社会变迁。艾森豪威尔时代和当今的美国比起来已经恍如隔世。艾森豪威尔一向把这样卑微的出身当作一生最大的自豪。

  他的后人,显然是受到当今时代的熏染。难怪有些人会对艾森豪威尔的家人不满:这个纪念公园是纳税人的钱支持,艾森豪威尔总统属于我们国家的记忆。设计所凸显的主题是:对一个穷孩子来说,一切都有可能。

  艾森豪威尔时代无疑是美国的黄金岁月。那一时代最初的内阁,被称为“九个百万富翁和一个管道工”。不过,这十位阁僚只有两位出生在富裕家庭。另外几位中,有两位是农民的儿子,有一位是银行出纳员的儿子,一位是教师的儿子,一位是得州小镇唯一的小律师的女儿,另一位的家长太穷、他不得不从高中辍学帮家里干活儿。对那时的美国人来说,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美国就是一个让光着脚的孩子梦想的地方!

  如今的美国,则大异其趣。今年保守主义学者查尔斯默里出版的《分道扬镳的社会:1960—2010年美国白人的状况》,细致描述了艾森豪威尔之后美国的变化,即刻引起媒体轰动。

  和对他的观点虽然褒贬不一,但很少有人能够否定他所揭示的事实:美国社会不仅贫富严重分化,而且在文化和社会行为上也分道扬镳。穷人和富人不仅仅收入差距天上地下,而且不再拥有共同的文化认同。

  在艾森豪威尔时代,不同的阶层至少还分享着所谓的“美国生活方式”。如今,这种共同的“美国生活方式”已经丧失。美国的社会流动性已经大大低于西方主要发达国家:穷孩子越来越难摆脱贫困,富孩子越来越容易呆在父母的阶层中养尊处优。默里之所以把其研究集中在白人社会,就是试图说明:即使在主流的白人社会中,所谓主流的共同文化也已经不存在了。美国社会正在失去基本的粘合剂。

  评论家们指出,盖里的设计并非没有展示艾森豪威尔作为总统、将军的业绩。恰恰相反,他把艾森豪威尔一生的主要成就都铺陈在那个光脚的孩子难以置信的目光的凝视中。这无疑是在重申一个正在消失的“美国价值”:一个社会不管取得了多么大的成就,其核心价值永远应该建筑于给每一个人以平等的机会之上。(薛涌:美国萨福克大学历史系副教授)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